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江苏中强高空建安工程有限公司 划重点推荐的《假千金是满级小福星》优质片段真是苏到炸的

第四章 被银子绊倒江苏中强高空建安工程有限公司

回到父母身边的第一天过得特别快。

夏夕语只感觉用完午饭不久,围着父母兄长说话,再一抬头朝窗户外看,发现屋外霞光落满了地。

院子里的两颗柿子树叶被染成橘红色,大黄狗小听趴在树下,尾巴一摇一摇地在打瞌睡。

她在暖光中眯了眯眼,眺望篱笆外飘着炊烟的农户,心头无比平静。

这样的时光和场景,应该就是所谓的岁月静好吧。

待在蜡烛下用过晚饭,夏夕语终于支撑不住,连打了两个哈欠后,靠在娘亲怀里困得迷糊。

夏父瞧见,示意大家说话小声些,把困得脑袋一点一点的小姑娘抱回屋。

夏母跟在后头,有些担忧地问:“不知道语儿是想要自个睡,还是和我们一块儿?她一个人,会不会害怕?”

“先让她和我们将就一晚试试。”夏父把人放床上。

夏夕语听到说话声,强行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咕哝道:“和爹爹娘亲……”

说了半句话,朝里一翻身,又没了动静。

夫妻俩站在床边相视一笑,夏母转身去打了些热水,小心翼翼给她擦手擦脸,一边小声和丈夫说话。

“顺宁伯府做得委实过分了,怎么能欺负一个小孩子,再如何,也不是孩子的错。”

夏父说可不是,“原本我还对嫣儿感到抱歉,让她平白无故跟我们吃了几年的苦,对顺宁伯一家也感到愧疚。可再想想,我们也不知情,语儿更是无辜,偌大的伯爵府却没有一丁点儿的气度,唉……”

嫣儿便是顺宁伯夫人的真千金。

夏夕语原本真要睡着了,却被娘亲手里帕子的湿暖热气给烘清醒不少,便听到父母的对话。

她依旧闭着双眼,听父母为自己难过,也想起夏嫣来。

她是这本书的女配,那夏嫣算不算女主角呢?

那个风流渣渣二皇子,不管招惹多少女人,最终是和夏嫣定亲了。她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,自己其实是养母设计,故意搭线让她遇到二皇子,她只是养母送给人家用来讨好的棋子。

而夏嫣对二皇子同样是死心塌地,不,应该说二皇子招惹的女人都对他死心塌地。

夏夕语暗暗咬牙,实在是太膈应了!

她自认还算聪明,学艺赚钱都手到擒来,怎么遇到二皇子就跟被下降头一样,眼里只有他,被他和养母骗得团团转!是因为她被设定为眼盲心瞎、无私奉献的女配角色吗?!

夏夕语在心底呵呵两声,这一世,她一定不会沦为推动剧情的棋子!

为了能彻底摆脱二皇子和养母,她第一件该提上日程的事是帮着家里攒银子。

爹爹和娘亲不止一回说过,最希望回到故乡。

等她赚了钱,他们一家就和京城这个是非之地说再见!

至于怎么赚银子,夏夕语想起自己前世第一桶金是来自于厨艺。

她能遇上有厨神之称的师父,是因为娘亲教会她做糕点,她又琢磨出新的配方口味,偶然被师父尝到才被注意的。

遗憾的是师父年纪大,在她出师后不久就驾鹤西去,没能看到她学有所成,不负他所望。

她也想念师父了。

看来,她得想个办法,早点再见到师父!

夏夕语就在满脑子都是赚钱和故人中再度进入梦乡。

此际的顺宁伯府灯火通明,正院那儿,丫鬟婆子进进出出,手里捧着各式各样的东西。

顺宁伯夫人一一过目,不时挑剔:“这个颜色太艳了,俗气!不适合孩子穿!还是刚才浅色那几匹布,正好一块儿连秋衣做了。”

“头饰不要银的,要宫里赏下来的绢花和珍珠、金子,又不是什么穷酸人家,戴出去要被笑掉大牙。”

丫鬟婆子听到她不要什么,立刻就把东西撤下,再重新换上符合主子心意的。

满屋子的人,个头小小的夏嫣安静坐在圈椅里,神色怯怯看着。

顺宁伯夫人好不容易挑完,来到她跟前,也不坐下,就那么居高临下打量刚换回来不久的女儿。

明明女儿与她五官有相似的地方,可她很奇怪地怎么都觉得不亲近。特别是看到女儿,不管见到谁都往后缩身子的小家子气模样,她就会气不打一处来。

这不,见到她又往后躲!

“嫣儿,不是和你说了,坐要有坐相。你不是那些穷酸家的孩子,你是我的女儿,以后不管见谁,你都要姿态端着扬起下巴来!”

顺宁伯夫人伸手去扯女儿胳膊,将她歪歪扭扭的身子拽正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夏嫣却眼睛瞬间红了。

好疼,这个娘亲一点也不像娘亲那么温柔,又掐着她胳膊了。

然而顺宁伯夫人从早上被烫伤就心气不顺,见自己扶一下女儿她也要哭,也不知道多喊自己两声和撒娇,跟木头一样杵着,那口气更堵得慌,耐性也耗光了!

“行吧行吧,回头我请了嬷嬷来教你!你一定要记住,穷乡僻野里的陋习不能再拿出来,那样丢的是你的脸和我们伯府的脸!”

顺宁伯夫人一摔手帕,训斥一句扭头把新拨到女儿身边的婆子喊过来,让她带着孩子回屋睡觉。

夏嫣趴在婆子肩头,偷偷把掉下来的眼泪擦干净。

她真的……不喜欢这儿。

——

夏夕语睡了香甜的一觉,再睁眼,外头太阳都晒屁股了。

明亮的光线让她心惊着立刻弹坐起来,摆设简单却温馨的屋子落入视线,她恍惚着愣了片刻。

她回到六岁那年,回家了。

不是被养母在强行接到伯府的时候,没有天不亮就要起床,晨昏定省的规矩。

她紧绷的身体霎时放松,慢悠悠打了个哈欠,再伸个懒腰才跳下床穿鞋。

等穿好衣服,她刚一打开门,就听到兄长的声音。

“语儿醒了?”

她抬头一看,发现哥哥搬了张小杌子就守在门口看书。

“爹爹和娘亲都上山去了,弘音寺的主持说要娘亲再些糕点,估计要到中午才能回来。”夏斐臣把书放下,见她头发乱糟糟,“走,哥哥帮你梳头。”

牵着她手又回屋里。

夏夕语连连点头,前世小时候父母下地或者去弘音寺了,都是兄长帮她绑的头发。

可等她再看见镜子里那个顶着左右一上一下的包包头时:……

她忘记哥哥这个时候还没学会给自己梳头。

夏斐臣望着镜子里滑稽的小姑娘,尴尬地笑了笑:“我再拆了,给你重新扎。”

以前夏嫣在,他也给梳过头,只是每回都失败告终,最后夏嫣宁愿披头散发也不要他再碰自己的头发。

夏夕语却直接跳下凳子,往外跑,说:“不用了,哥哥梳得挺好,我饿了……”

反正她不出门,什么样都没有关系,谁会瞧见。

然而她想法还没落下,追上去的夏斐臣也没能来得及说,她就见到用托盘捧着早饭从前头走过来的陆君然。

一个大萝卜头和一个小萝卜就那么四目相望,最终,大萝卜头扭头不忍直视地扭头,小萝卜头呜呜两声丢脸地扭跑回屋,重新绑头发。

夏父出门前特意交代,要让儿子拎着糕点带上女儿,去和村里的小孩子们见个面,让女儿也好有玩伴。

陆君然也是收到夏母的拜托,准备带夏夕语见见小伙伴。

待吃完早饭,夏斐臣就牵着妹妹出门往小溪边去。

那里是村里小孩子最喜欢的地方,特别是炎热的夏天,小溪水浅又清澈,是孩子们安全又消暑的最佳去处。

大黄狗也跟在三人身后,一会去闻闻野花,拱拱杂草堆,遇到别家的狗还会汪汪几声跑前头给小主人开路。

夏夕语一路走一看熟悉的风景,步履轻快。

猝不及防的,她忽然往前扑倒,摔了一大跤,连夏斐臣都没能拽住。

“语儿!”

“语儿妹妹!”

一大一小都紧张地围了上前,把她扶起来。

乡间的小路泥土松软,夏夕语其实没有摔多疼,就是有点灰头土脸的。

她连忙摆手安慰两人:“我没事儿,就是……”被啥绊倒了。

她话说刚说到一半,盯着自己被绊倒的地方,发现一个银色的小角。

这个色泽,这个模样……是她很熟悉的……

她蹭地站起来跑过去,用肉乎乎的小手扒开泥土,在兄长和小别扭竹马的震惊中,挖出了一块十两的银子!

夏夕语:!!!!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江苏中强高空建安工程有限公司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